Search
  • michell

不放假露營記

某年某日放學時,我在校巴上跟瑟谷孩子聊天,說到:「下星期放假,我們要再隔一星期才再見囉。」孩子紛紛表示訝異:「噢,下星期放假嗎?我忘記了!」大家你一言我一語,彷彿不想接受下星期放假,某大孩子建議:「那我們一起去露營吧!」他還即場詢問其他孩子意見,請大家舉手投票是否贊成下星期去露營。

一陣騷動後,我表示若要辦瑟谷露營,便需要大家開會討論細節才能決定能否實行。我心想,雖然瑟谷事無大小均由全體成員投票決定,但職員的假期早已協議好,若孩子想舉辦瑟谷露營,得要職員願意於放假期間當值才行。於是大家約好回家用視象會議開會再談。

召開視象會議前,大家先在WhatsApp表達意願和投票,到底孩子是想辦一個只有職員和孩子參與的瑟谷露營,還是一個有家長參與,幾個家庭一起去的露營呢?投票的結果是,大部分孩子想辦一個只有職員和孩子參與的瑟谷露營,一個過夜的瑟谷活動。

確認孩子的意願後,幾位瑟谷職員商討過,確認有足夠人手願意當值兩日一夜露營,便隨即召開視象特別校務會議。

會議開始,除了決定不參加露營的兩位小孩沒出席外,其餘全體成員都出席了,包括年紀最小的六歲到最大的十三歲孩子。大家主動積極討論露營細節安排,例如制定露營規則、準備露營物資、分配清潔工作、安排睡營、協議違犯露營規則的後果等等。

平時的校務會議會討論十多項動議和投票,時間總長大約一個半小時,孩子通常只會出席對他們有直接影響的議題。我參與了香港瑟谷的校務會議三年多,從沒有一個孩子會全程出席一個半小時的。這次,他們竟然投入參與露營會議,開了整整兩小時的會議!

我看著孩子主動擔起各項工作,負責買食物、洗燒烤叉、收拾垃圾、更換垃圾袋、煮早餐、清潔食具、檢查玩具有沒有收拾好等,感覺到他們都很期待這次露營!

Photo by Snapwire from Pexels

難怪他們這麼期待,原來有好幾個孩子都是第一次在沒有家人陪同下在外過夜。當然也有孩子帶著戰戰兢兢的心情來參加,他們又想挑戰離家過夜的體驗,又有點不安。也有孩子了解自己還沒準備好,直截了當不參加。

兩日一夜的露營像平常瑟谷的活動一樣,是個盡興又豐富的經驗。除了淋灕盡致地玩耍之外,答應了工作的孩子也自動履行職責,有些會議裡沒有分配的工作,孩子也主動完成,如合作起燒烤爐、安置露營燈、合力紥營等。這次活動,有一半小孩初嘗通宵達旦;有的累了就睡;有的臨時決定不過夜;有的掛念父母但仍堅持過夜;有的半夜掛念媽媽而哭起來;有的清晨夢遊般弄髒地方;也有的違返了一些露營規則。

瑟谷裡的孩子,每個人都因自己的選擇而有所經歷,也因而更了解自己。有些通宵的孩子說:「露營很好玩,但我下次真的不會再通宵了!身體受不了啊。」有些通宵後翌日眼睛都快張不開,躺在我大腿就睡著,後來她說:「我似乎未夠年長去通宵。」當然也有些大孩子通宵後面不改容,為自己青春期不眠不休的經歷大爽。半夜掛念父母的小孩哭泣時,她那群好朋友熱切關懷安慰,相信她也因這次經歷而成長,更清楚自己是否準備好離家過夜。甚至選擇不參加露營的孩子,也安於自己的選擇,絲毫不感到可惜,他就是了解自己此刻最需要什麼。

別人常認為一個沒有強制課程的地方,孩子就會什麼都不做,會錯過許多體驗。我們的經驗顯示,活動本身不重要,重要的是孩子是否發自內心選擇參加活動。當他們平時有大量機會選擇不參加不喜歡的活動,他們才有空間去明暸自己真正喜歡的是什麼。而當他們真的喜歡某活動,就必然會自發積極成就它,即使要遵守規則、要付出勞力、要克服困難,他們也會甘心情願去做。這種甘心,其實是鞏固著「我可以選擇自己想要的人生」及「我為自己選擇的人生負責」的正面信念。而自發活動過程中發生的一切,往往都是入心入肺的學習。

除此之外,這次露營活動也讓瑟谷職員學習很多。在瑟谷工作,重點往往不是某工作本身,而是能否跟孩子互動時保持著信任、尊重、不批判、言行一致、拿捏自由與責任等瑟谷精神。這次露營是個新嘗試,孩子也會有許多新的需求和行為,這情況下,孩子從新嘗試中成長,職員也必然會一起成長,學習更了解自己、學習怎樣調節自己,使我們更能支持孩子。

經歷這次,職員也更清晰怎樣改善下次露營工作分配;露營規則有哪些合適、哪些不合用;突發事件發生時怎樣應對;瑟谷制度可以怎樣再完善一些。職員也體驗到自己已不再有通宵的本錢了,睡眠不足會讓人暴躁,下次露營無任歡迎,但通宵不眠就要三思了!

這次即興的露營活動又讓瑟谷踏前了一步,我們見証了孩子主導舉辦活動,他們自發、主動、積極達成目標,既盡情玩樂,又能承擔責任,盡顯了合作精神和對整個瑟谷社群的投入和承諾。雖然這是個沒有放假的假期,但真是值得!

Contact
  • Facebook Social Icon
  • YouTube Social  Icon

Name *

Email *

Subject

Messag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