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earch
  • michell

記Albany Free School探訪


2003年我到紐約州的Albany Free School實地探訪。 Albany Free School 採用了瑟谷(*註一)的教育理念,學校沒有課程,學生自由選擇自己每天的活動,自己決定要學什麼。而學校的校規,是由校內每一位師生投票訂出來的,四五歲小孩的一票,跟老師那一票是同等的。

印象最深刻的,是在學校大門的樓梯,看見兩個五歲小女孩攀上樓梯扶手,頭上腳下抱著扶手滑下。她們全神貫注,試驗高度和速度,掌握了滑下的技巧,每次滑下,眼神都流露著無限的喜悅,是試驗的喜悅,是征服困難的喜悅。一位實習老師在旁說:「這些場面在這學校是很正常的,假如跌倒了,他們便明白這玩意有跌倒的可能,要選擇再滑,還是停止,都是由他們決定。只要自己承擔後果,就有自由去選擇。他們就是這樣學習的。」

是危險是頑皮?

還是在探索世界,在創造,在掌握自己的能力?

學校裡每一個人都沉醉在不同的活動中,有的在玩滑板,用大大小小的木板設計成不同的跑道,然後試滑。有一個九歲的學生在鋸木,說要給小鳥蓋房子。又有幾個小孩在美術室裡埋頭畫圖,也沒有注意到我走進去了。我還看到兩個十幾歲的女孩,拿著一叠數學題,專心的做練習。另外一群學生正出發到有機農場當義工,大部分學生會在區內找自己有興趣的機構,要求當義工或學徒。

突然,聽到一陣陣的敲鐘聲。回頭一看,幾個四五歲的小孩一邊拿著故事書,一邊敲著鐘喊:「故事時間!故事時間!」那裡的故事時間,跟我在美國實習的幼稚園很不一樣。一般幼稚園裡,是老師敲鐘,老師決定講故事時間,老師決定故事主題和要學的單字。而不是每一次每個學生都會專心聽故事,當有學生不留心時,老師會運用課室管理技巧,有時溫和,有時猛烈,有時威逼,有時利誘。當不留心的情況出現得頻密,便會衍生過度活躍的標籤。 在Albany Free School,小孩主動要求故事時間,主動選擇喜歡的活動。他們聚精會神的聆聽和發問。只要他們問,老師便會回答,或跟他們一起去找答案,而老師沒有設定要透過那本故事教導孩子甚麼,也沒有要求孩子要從故事裡學幾多生字。在我的觀察裡,他們的故事時間就是講喜歡的故事,純綷享受聽故事的樂趣。

看著一張張好奇和歡樂的臉,完全投入在故事裡,我看到他們那份強烈的好奇心,主動性,享受過程的喜悅,一種全然的投入感。

後來遇到一個在那學校長大的舊生,現在進了波士頓大學。他說自己跟一般學校學生最大的分別,就是自己有強烈的學習動機,主動而且非常有創意。他說有一次,大學教授不斷說美國學生懶散沒紀律,必須學習日本學生的勤勞,放學後也要補習,週末也要上學。於是,他回去搜集了有關日本社會和教育的資料數據,向教授提出:「你知不知道日本學生的自殺率是全救最高?你有沒有想過日本社會問題與教育制度的關係?」結果,師生就這個議題作了深入而有趣的討論,大家對日本和美國的教育都加深認識。

午飯時候,我跟校長Chris邊吃邊聊,因為談得太開心了,我們吃了好久都沒吃完,其他學生老師開始收拾餐具和椅子了,我們還在慢慢的吃。突然,一個約十歲的女孩走過來,嚴肅的對Chris說:「請你發誓你吃完後要自己收拾餐具和椅子! 」Chris馬上舉起三隻手指,裝出一副乖孩子模樣,並作狀發誓:「我發誓我吃完後要自己收拾餐具和椅子!」那女孩滿意的點點頭,微笑著離開。我在旁邊, 笑彎了腰。

這是真正的自律。

他們遵守因為那是他們討論和投票所得的結果。紀律可以源自恐懼、獎賞、情緒操控,或其他外物;真正的自律卻是心悅誠服,從心底明白行為的意義。

以前看過許多瑟谷和夏山的書,很喜歡。直至我置身於一家自主學校裡,親眼看見學生如何生活後,原來,那內心的震撼,是如此的真實,如此的有威力。瑟谷和夏山的理念,不再光是書本上的文字,不只是一套教育理念。

那是一種人生態度。

在那裡成長的小孩,對生命充滿熱誠。他們自知自律,忠於自己,勇於嘗試,對自己的行為負責。他們快樂,無懼。他們不容易氣餒,在困難之中,仍然大膽追尋他們的夢。

*註一:瑟谷學校原名Sudbury Valley School。

寫於2007


Contact
  • Facebook Social Icon
  • YouTube Social  Ic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