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earch
  • michell

我的分娩﹣全然的瘋狂


第一胎,我選擇了在家分娩。

在我已懷孕三十九週的一天凌晨,睡眼惺忪醒來,發現穿了羊水。

記得助產士H和一些分娩書藉也說過,只要羊水透明無味,陣痛輕微的話,晚間可繼續休息,日間可繼續原本活動,因為子宫頸需要一些時間才會開至十度,準備生出孩子。

才凌晨四點鐘,我檢查了一下羊水透明無味,便繼續睡覺。

早上七時多,陣痛已頻密至五分鐘一次,但尚算輕微,通知了H之後,我便再去睡。

當我睡到十點多醒來,陣痛已變得劇烈。吃早餐時,每幾分鐘就要跪在地上,雙手和頭伏在椅上,才能舒緩陣痛。老公告訴我H已出發來我們家了。我趁還可以活動,洗了個熱水澡。記得在淋浴和吹乾頭髮的時候,也是每幾分鐘跪在地上大喊的。

洗完澡,陣痛已十分頻密,也愈加強烈。接下來的時間,我只知道自己不斷在床上瘋狂的翻滾著,期間,知道H到達,但已無法留意她在做什麼,大概是準備接生的工具吧。我只顧在睡床上繼續滾動和咆哮,每次陣痛來臨,我都一邊大叫,一邊爬著、側身、跪著、瑟縮著,不停轉換姿勢,滾來滾去,從床頭滾到床尾,再滾到地上跪著,又滾回床上,像極個瘋婦。

後來H來量度我子宫時,她說:「已開到八、九度了!」

「九度?!」我既興奮,又有點難以置信!

常常聽說人家的生產經驗,大部分都說,早期陣痛的時間可以很長,尤其是第一胎,如果沒有催生,子宫頸由零度開至十度的時間,常常會長達十多至廿多個小時。我因此還特地為陣痛的時段作了準備,在家裡牆壁貼上了一張大紙,大大的寫著「陣痛時可做的事」,包括:打開吹氣水池浸熱水浴、敷熱水袋、按摩腰背、播放放鬆音樂、深層呼吸法、吃東西補充體力、用順勢療劑、花藥、中藥,香薰等等。

結果,劇烈陣痛了一兩個小時,子宫頸已開到八、九度,都來不及用以上的方法了。

H提示著我以深層呼吸帶領每一次陣痛,很快,子宫頸已開到十度,她表示我可以慢慢把孩子推出。推的過程,我轉換了好幾個姿勢:四肢向下背朝天,蹲著,側身。 我試著不同姿勢,讓自己更能用力和更舒適,隨著每次陣痛的來臨而用力推。H一路探測著孩子的心跳,說他心跳強而有力,狀態很好,鼓勵我繼續推。後來,她把一面鏡子放在我下體前,說孩子已漸漸接近子宫口。她提議我以一個坐直的姿勢再推,靠地心吸力幫助推孩子出來。於是我在睡床上,背部依著老公的身體,他雙手扶著我,我半蹲半坐在他大腿上,再推。果然,一推,H說已看到寶寶的頭髮了,她再帶領著我順著呼吸而推。我知道鏡子在我下面,但當時我專注的閉著眼睛叫喊,無法低頭看鏡子。H輕拉我的手去碰孩子的頭頂,我摸到孩子的頭了!

再隨著兩次陣痛而推了幾下,我便聽到孩子的哭聲,接著,H便把孩子抱到我的手上!

他在我肚子裡九個多月,在醫院的兩次例行超聲波檢查,也看不到孩子是男是女,後來我們也沒有刻意再照。直至他出生那一刻,我抱著他,才看到是個男孩!

兒子出世後第一時間,小小的身軀就伏在我胸口,本來正在大哭的寶貝,一貼在我身上,就慢慢停止了哭泣。他眼睛睜得大大的,定了神看著他爸爸,然後看看我,又看看四周。聽說初生嬰兒的視力還沒完全發展,所以他們其實看得不太清楚。而當時,我覺得跟他之間的交流,除了看進他雙眼,便是靠我們的皮膚接觸。他全身肌膚緊貼著我,我摸著他小身軀的各個部分,從那滑滑的頭髮,到他的小腳趾,那一種觸感,一下一下的打動著我,我感覺他在對我說:「媽媽,我終於來了。」跟兒 子的每一吋皮膚接觸,藏住了千言萬語。我雙手放在他的小背上,他整個人貼在我胸口,我聽到卟卟的心跳聲,卻分不出是他的,還是我的心跳聲,兩顆心融為了一 體,原來這就是「母子連心」的感覺!

兒子出生後約十分鐘,我的胎盤便自然出來了,H檢查著我的胎盤以及會陰的傷口,她說我的會陰自然撕裂了,需要縫針。老實說,那時候,我沒有太留意她說什麼,沒有感到會陰痛,也沒有理會我的胎盤出得如何,我只是全神貫注抱著兒子,看著他吸吮我的乳房,那種滿足感,讓我覺得其他一切都不重要。

回想起分娩的過程,我感受最深的,竟然不是劇烈的陣痛,而是那種徹底放開,全然瘋狂的狀態。 我在自己的睡床上,整個身體完完全全集中在經驗每一次陣痛。每一次的叫喊,皆徹底、盡情;每一次身體的滾動,都是完全的、毫不保留。原來分娩,就是讓一顆心完完全全打開的一個過程。平時,在安逸無痛的狀態裡,我同時,或在我自保護,或在對抗,總是活得有所保留。而這次分娩時陣痛所帶來的極致境界,讓我無法抓緊、退縮或保留。生命裡的臣服,原來是這樣的。

一直以來,我都不太明白大自然的設計裡,為什麼一個新生命誕生之前,母親必須經歴人們所說的十級痛?

而這次自然分娩,強烈的陣痛不但使子宫頸打開,還使我整個人放開,而全然的放開之後,便是一股力量把孩子推出產道。對我來說,那是一股內在的力量,比自己所知道擁有的力量更大。以前,對於養育下一代,我常有疑慮,自己的人生千瘡百孔,我能夠照顧和保護自己的孩子嗎?分娩那天,我把兒子擠出產道時,突如其來一種堅定的感覺,對於生產、照顧、保護和養育孩子的堅定。之前的顧慮,就在那瞬間轉化了。孩子出生以來,我作為一個新手媽媽,在餵哺母乳和照顧嬰兒等各方面,每天都遇到手足無措的時刻,然而,很訝異的是,即使在最艱難的時候,我竟再沒有質疑自己能否照顧孩子,反而深深覺得,即使天塌下來,我都可以保護他!

經歴了這次分娩,體會了那股內在力量之後,我才終於明白陣痛的意義。

陣痛的極致狀態,其實就是喚醒那股作為母親的力量。記得我在接受會陰縫針時,很自然的要求不必用止痛藥。經歴了生產所帶來的力量後,針鏠下體的痛,真的算不了什麼。而當了母親後,一切的疑慮,化成了行動,每次看著兒子,已不會停留在思考自己「能不能」,而是親力親為的去照顧他,保護他。我對他的那種奮不顧身,是多麼的自然而然,理所當然。

有人說我幸運,第一胎便能以這麼短時間誔下孩子,所以才能夠順利在家生產。我想一想,覺得反倒是因為我選擇了在家裡分娩,所以第一胎就能以這麼短時間便誕下孩子。

我選擇了在家分娩,這個選擇所需要承擔的,就是分娩過程中身心將會經歴的一切,包括不安、陣痛、恐懼等,都是要靠自己去面對。既然選擇了不借催生針、笑氣、 麻醉藥、止痛藥、手術刀等外力,我便有一個很大的推動力,為自己的身心做好充足的準備,體驗自然分娩,並保障自己和胎兒的安全。

懷孕期間,影響我最深的準備功夫,不是什麼補品或身體鍛煉,而是處理自己內在的障礙。例如對生產的恐懼、懷孕期的擔憂、當媽媽的疑慮、夫妻之間的大小問題、跟父母之間的糾結、家族裡有關生育的影響等等。那段日子,我大著肚子,面對著這些人生課題,種種情緒排山倒海的湧上來,要堅持面對,真的不容易。然而,每次面對之後,身心總會生出一份力量,對於分娩,我愈來愈輕鬆,愈來愈有信心。

也因為在家分娩,當天,我在那最熟悉、舒服和溫暖的家裡,現場只有我老公和我絕對信任的助產士,我的身體才能百分之百專注和放鬆,不必分心去適應陌生的環境和人,那麼快便生出孩子。

我常常想,到底是什麼因素讓分娩順利發生?是先進儀器?醫術?運氣?還是孕婦本身的身體智慧、身心狀態?

又到底是什麼因素,使分娩過程出狀況,對母親和胎兒造成創傷?是母親的健康?心理障礙?運氣?還是藥物等人工的干預?

曾經,生育讓我聯想到的畫面,總是痛苦可怕的。陣痛、撕裂、流血、縫針...... 充滿了恐懼。可是,在我實際經歴裡,發現生育時的痛,不見得是痛苦的。我在那「痛」裡,仍然感受到自己的主宰權,是我身體本身的智慧讓分娩自然發生。在家分娩的過程,賦予了我和胎兒力量。在「痛」之中,一個新生命誕生的同時,我作為母親的自然力量也隨之誕生。

寫於2012年4月


104 views
Contact
  • Facebook Social Icon
  • YouTube Social  Icon

Name *

Email *

Subject

Messag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