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earch
  • michell

創辦教育大同的緣起


(應教育大同邀請,寫了一篇緣起)

十幾年前,我依循正途,完成了教育制度裡所有的關卡,大學畢業了。那時候的我,沒有興趣,沒有好奇心,沒有理想,沒有專長,沒有自信。我唯一有的,是一份能餬口的工作。我當時心裡不斷在想,難道教育的目的,就是把人培養成有謀生技能,但完全跟自己內心脫離的人?

就在那時,我讀到有關自主學校的書。在英國、美國,以及世界各地,有一種學校,是沒有課程的,學生由四歲至十八歲都有,每天都是按自己的喜好,做自己喜歡的事。他們每天都自然地學習,到了畢業時,不但都清晰知道自己的人生方向,而且每個學生都充滿自信,學習意願強烈,有責任心,有謀生技能,有理想,對人生充滿熱情。(註:美國稱為瑟谷學校,Sudbury Valley School) 這些自主學校的故事,帶給我內心的震憾,大到改寫了我人生往後的路。

受到自主教育理念的啟發,我內心不停地問了這些問題:到底怎樣對待小孩才是正確的?怎樣的教育才是最好?

我為了追尋這個答案,去了美國修讀幼兒教育及心理。除了讀書和在幼兒園實習,課餘時,我就拼命到圖書館找自主學校的書和資料,埋首研究,並親身去了一間自主學校探訪。了解愈多,便愈佩服這類學校對孩子的信任和尊重,也更讚嘆他們培養出獨立、有責任心、自信自知、有才能又有熱誠的人。

我畢業後,從事跟兒童相關的事業,後來回到香港的國際學校當了幼稚園老師。在這段漫長的日子裡,我不斷面對的挑戰,就是如何置身於主流教育制度裡時,能讓孩子自主學習?而在實踐自主教育理念時,又必會觸碰自己內在的不肯定、恐懼,以及矛盾。現在回想起來,正是這些年的挑戰和衝擊,驅使我正視自己內在的疑惑,修正,實驗,再堅持。

幾年前,我因準備生小孩,辭掉了教學的工作。但實踐瑟谷理念的夢想,一直沒有消失過。後來我懷孕了,跟朋友閒聊時,談到子女將來的教育。當時我已在想,如果香港有一間瑟谷學校,我的子女應該就會在那裡吧。如果香港沒有瑟谷,我也可以帶著孩子,活出自主學習的精神。記得我那時還說:「有個人呢,帶著兩個女兒帆遊五年,世界和每天的生活,就是她孩子學習的地方!不過我不喜歡坐船,不如homeschool, 跟孩子在生活中自主學習就最好啦!」

也是在我懷孕期間,認識了剛好也正在懷孕的Karen。我跟她一見如故,對於育兒心得、教育、生活方式、個人成長等各方面,我們都契合得出奇!她的帶孩子心得,以及她長女homeschooling的經驗,往往在我迷惘時拯救了我。我知道無論我的育兒和教育理念怎麼不普遍,在我生命裡有幾個人,是必定會明白和支持我的。Karen 是其中一個。

後來,有天Karen告訴我她正在跟Cam籌辦一個敎育論壇,邀我一起參予。而Cam, 竟然就是我當年提到的帆遊那個人!知道她們的目的是希望大家反思教育的真義,發掘更多教育的選擇,我便毫不猶疑答應幫忙了。

記得初期接觸到瑟谷理念時,每次跟別人提起,多數的反應都是「不可能!在這個社會不可能實行!」而近年,我感覺很多人其實都對香港教育不滿,而不滿的聲音之後,往往都接一句:「但又可以怎樣?」在這些「不可能」和「無奈」的聲音當中,我腦裡總是出現一個揮之不去的畫面,那是瑟谷學校裡一個學生在攀爬一座又高又直的石牆,有個人在旁邊對他說:「你想就這樣爬上去?我想這是不可能的!」那學生回答:「凡事都有可能!」

我想,驅使我加入教育大同的,是我心有不甘,不甘於社會的無奈氣氛。我不知道我個人少少的力量可以改變什麼,但至少我相信即使一個想法,一個小小的行為,其實也有很大的影響力。但願我們的下一代,面對著困境時,仍能擁有像那瑟谷學生的生命力,相信「凡事都有可能」!

寫於2014年9月

Photo source: Sudbury Valley School


Contact
  • Facebook Social Icon
  • YouTube Social  Icon

Name *

Email *

Subject

Messag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