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ntact
  • Facebook Social Icon
  • YouTube Social  Icon
Search
  • michell

進行自家教育的原因:瑟谷教育的啟發


我開始思考子女的教育問題,竟然是在我二十出頭,剛剛畢業,未有結婚對象,更是未有子女的時候。

那時我剛大學畢業,終於完成學業,有種終極解脫的感覺。從小到大,即使我都能順利升學,讀過所謂的名校,可是,我從未感受過學習的樂趣。小時候因怕被懲罰而讀書,大一點,是為了別人的認同而死讀。畢業後,我做到了每個大人都想我做到的事--讀好書,找份好工。就在那時,我才赫然發現,當我彷彿完成了我的任務,當我可以自由地做我熱愛的事時,我已失去熱情,沒有好奇心,自我價值脆弱,不了解自己,連自己的興趣是什麼也不知道!

就在那時開始,我不斷思索有關教育的問題。什麼才是好的教育呢?

當時我發現了世界上有一種稱為「瑟谷」的自主學校(Sudbury Valley School),完全由學生的興趣主導學習,學校沒有規定課程。

其中一個深刻的故事,是有個男孩入讀瑟谷後,每天在學校就是釣魚,釣了幾年。他父親起初也很擔心,但後來發現兒子因為對釣魚的熱情,而主動學習了許多相關知識,如魚的種類、特性、氣候等等。後來突然有一天,他不再釣魚了,轉移研究其他興趣。而無論之後他學什麼,都運用同等的專注力和熱情去鑽研。後來他十八歲就自己開設公司,過著豐足快樂的生活。

原本以為這是個個別例子,原來這是瑟谷裡的典型例子,每個孩子都完全按自己的喜好去學習。有幾個九至十二歲的學生,每天都在玩。突然有天,他們向老師主動要求要學數學。由於擁有強烈的內在學習動機,他們用了五個月時間,就學會了公立學校裡六年的數學課程!

瑟谷自主教育模式,簡直顛覆了傳統的教育思維,使我建構了幾十年的世界觀徹底瓦解!當時,我不太清楚原因,只知道這種教育對我有種莫名的吸引力。它觸動我的程度,大到驅使我去了美國,修讀幼兒教育及心理,同時研究自主學校,親身探訪瑟谷模式的學校。也就在那階段,認識到自家教學(homeschooling),以及不跟課程,由孩子興趣主導學習的自主教育 (unschooling)。

我接觸的自主學校學生和自主學習的孩子,都有些共通點。他們很了解自己,很自信,充滿生命力,相信人生有無限可能性。他們有種非凡的魅力,那種非凡,不是因為他們的成績、學位、職業等外在條件,而是由內在散發出來的一種力量,一種不扭曲,全然地貼近自己本性的特質。有一個女孩,四歲開始入讀瑟谷,在那裡渡過了十四年。畢業後,她考上優秀的大學,大學成績很出眾。有次,她朋友對她說:「你註定是讀大學的!」女孩不以為然,她覺得讀大學只是她其中一個選擇。她說:「瑟谷的畢業生最特別的,就是我們都知道自己是誰。我們對自己有深切的了解,懂得尊重別人之餘,同時忠於自己。不論我們做什麼,都由心而發。這就是為什麼我說我不是「註定讀大學」。我,跟所有瑟谷的畢業生一樣,不論我們選擇做什麼,都註定會成功的。」

我是在喜歡上瑟谷好多年後,才得悉這女孩的故事。她的話,深深地觸動我。因為這段話,我突然明白為什麼自主教育會如此吸引我。

當我們有意識地,靜靜地在旁擔任一個支持的角色,讓孩子跟隨自己的心,自己的步伐去學習和成長,讓他成為自己,而不想著怎樣把他塑造成我們想要他成為的人時,這已經遠遠超越「教育」的範籌。這已觸及到人性本質,以及人生在世的終極意義的層面。

我成長時所受的教育,和我在學校當老師時接觸的教育理論,以及所有的教學法和課程,都必有它的價值。而更重要的是,一套教育理念最後對人帶來甚麼的影響,關鍵在於支撐著理念的,是恐懼,還是對人性的信任。

一個人無論學了多少知識,即使成為了世界首富,也未必能真正知道自己是誰。傳統教育培養出來的人,多是頭腦發達,但嚴重脫離自己內心的。自主教育裡成長的人那麼自知,就是因為當他們能自由地選擇他每天要怎樣過的時候,他們都必須非常貼近自己的心。這種「順心」的狀態,對我來說,算是人活在世上最高的境界吧。

為什麼談自家教育的原因,會一直在談瑟谷呢?

因為我選擇自家教育,是因為香港未有一間瑟谷模式的學校。而自家教育,我可以讓孩子完全由自己的興趣主導學習,是最有可能活出瑟谷的自主精神的。

就是這樣,我在十多年前,便起了自家教學的念頭。那時開始,已不斷有人對我說:「在香港很難實行」、「家人未必支持」、「不是每個人都有條件選擇主流以外的路」。即使表示支持我的好友,也笑說:「我支持你,但你得承認你是瘋狂的!」

關於實行的困難,我個人的體會是,一切身邊的反對聲音,反映著自己內在猶疑的部分。

十多年前,我遇到的人,都不明白自主教育。當時的我,要不為這話題而爭吵,要不就逃避談及自己熱愛的教育模式,以維持和諧關係。

但隨著我舊有的價值觀在無數次瓦解又重建之後,我對自主式教育才能比較堅定。到了我結婚的時候,我已能肯定,我的另一半也是「瘋狂」的,因為他也十分支持自家教育和瑟谷理念。

另一例子是,在我孩子還是嬰兒,家人跟我提到寶寶將來的教育時,他們會對自家教育提出許多問題。當時,我感到煩燥和不被支持。現在回想起來,其實是當時我是新手媽媽,憑著自己的理念及直覺照顧孩子,我的方法跟一般上一代的做法截然不同,我感到無從借鑒。即使有不確定的地方,我也只能靠自己去找出答案。那時我覺得,兒子還是個嬰兒,我彷彿未有一個活生生的証據,足以向家人保証自主學習的好處。我內在的不確定,自然促使家人對我的質疑。

後來我才明白,他們的質疑,其實測試著我有多堅定,多信任自己。我學會了在質疑聲音之中,去面對自己不確定的部分,然後摸索,或修正。我敢說,這個過程,自我兒子出生後,幾乎每天都在我內在發生。

久而久之,有一天,我突然發覺,家人再沒有懷疑我的決定。有一天,我發現我媽媽向親戚朋友發表的一套教育理念,不就是我跟她說的嗎?有一天,家人把他們的朋友的聯絡方法交給我,說朋友對非主流教育有興趣,叫我們交流一下。

只要人順應內在的熱情,並堅持地去做一件事時,不但會體驗到自己那股強穩的力量,並自然會感染身邊的人。那股力量,會支撐我不去無奈地接受現成的教育模式,也支撐我和孩子共同去創造我們想要過的生活。

寫於2015年3月 收錄於《我們都是在家自學的 -14個香港自學家庭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