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earch
  • michell

自然離乳了!


我是一個餵全母乳的媽媽,孩子十四個月時,寫了一篇「給打算自然離乳的母乳媽媽」。往後的日子怎麼了? 孩子大約兩歲時,一些餵過母乳的過來人見到我時,都假設:「他現在只吃奶早晚各一次吧!」我有一刻很想說「是」,那就不必解釋為什麼不是了。

大約兩歲半時,我突然發覺他白天吃少了奶。我問他:「怎麼你今天整天都沒有吃奶奶了?」他一本正經地回答:「可能係厭咗。」我以為他要離乳了,結果並沒有。

他三歲半時,踏單車時不小心撞破門牙,嘴巴受傷痛了好幾天,不能吃奶。我以為他會因此而離乳,結果並沒有。傷口痊癒後,他繼續吃。

四歲時,他告訴我奶奶裡早已沒有奶了。我以為他要離乳,結果不是。他完全沒有離乳的意思。

他四歲半時,我們跟朋友聚會,大家都假設他已離乳,並問我他吃奶吃到幾歲。我笑說,他還在吃呢!

這幾年裡,我沒有特別紀錄他的吃奶變化,記憶裡,就是隨著他慢慢長大,他的世界愈來愈大,便吃得愈來愈少。從前他一不高興大哭時便會要吮奶奶,然後有次,他不到兩歲,大哭時我企圖掀起上衣給他奶時,他邊哭邊命令我:「收埋!」意思是不用掀起衣服了,奶已不能解決問題!漸漸,他由不分晝夜的狂吃,到白天減少次數,到半夜不再醒來,到睡前也不需要吸吮,到醒來也不一定要吸兩口,整個過程很自然流暢。但過了四歲半,他仍沒有完全離乳。旁人問他要到幾時才不吃奶,他說:「到我不想吃的時候就不吃。」

在他快將踏入五歲前,他少有地生病了,而且是他出生以來病得最久的一次。那七天裡,他說嘴巴苦苦的,什麼都不想吃,也沒有碰過我的奶。孩子生病,當母親的都很煎敖,等他病好時,我已累翻,於是爭取時間休息,調理好自己。在他痊癒後的兩星期後,我才突然發現,咦!他病好之後再也沒碰過我的奶!

於是我問他,「你有發現你病好之後到現在也沒吃奶嗎?」

他說:「我忘記了。你提起,那我現在吃。」

我不是要他因為忘記而不吃,我對自然離乳的定義是,我把奶擺在他面前他也不想吃。於是我說:「好的,那你吃囉。」

然後他吸了一口,就放開嘴巴,看看我,說:「不用了。」他當時那表情,彷彿在做一件無趣的事,並流露出「我不需要了」的意思。

就在那一剎那,他完全離乳了。

以前我以為在他離乳的時候,我會有很特別的心情,會慶祝或不捨。結果我並沒有特別興奮,也毫無不捨,自然離乳,就是那麼的自然。

我回想著,是什麼讓我如此堅持餵到自然離乳?想著想著才發現,是我固執的部分,以及孩子的反應直接影響著我。

社會對於吃母乳吃到超過一兩歲的孩子有種stereotype,說他們長大後會依賴、會不獨立、會無法適應殘酷的現實世界。而我一直深信的,卻是完全相反。在孩子出生前,我已常思考著的是:既然孩子想吸吮母乳是一種天性,是一種自然的生理和心理需求時,這種需求必定會在它被完全滿足後便自動減退,最後消失,而那被滿足了的部分,必定會化成一種特質,成為那孩子生命裡的內在資源。

對於這年代的家庭結構和社會實況來說,自然離乳實在是不容易實行。我相信即使未能自然離乳,也沒什麼問題。只是,我內在有種強烈的好奇心和執著,我好想知道假如我百分之百接納他這種需求,不訓練戒奶,不威逼不利誘不暗示,甚至不用道理去說服,不需要跟孩子協議,而只是純綷容許他吸吮母乳吃到他覺得夠時,他會幾時自然離乳?整件事會怎樣發生?他這種需求被滿足到夠之後,他會長成一個怎樣的人?這種滿足,遺留在他心坎裡的和影響著他一生的,會是一種什麼的核心感受和信念?是一種穩固的豐盛感,還是無法適應世界殘酷部分的無力感?

孩子漸漸長大,我見証他從依附慢慢往外擴展,愈來愈有安全感。我觀察到他對於自己的身心需求很敏銳,敢於堅持跟隨自己身體的需要,同時當面對限制時,他不會壓抑情緒,卻有能力自我調節,面對現實世界。作為媽媽,我由心見証孩子成長的歷程,看到他自然而然不斷突破,跨越一個又一個難關時,便自然不會把他和別人比較,而是有更大動力去滿足他天生的自然需求。

有次,我和孩子聊到餵母乳,他說他長大後有了自己的孩子,也要餵母乳。我說他不能餵因為他是男生。他得悉後,頓時晴天霹靂,大哭起來!他大喊著:「我好喜愛奶奶,我好想我的寶寶吃我的奶!」最後,我安慰他說他可以娶一個餵母乳的太太,他才很勉強地接受。

他這個反應給了我一個很大的衝擊,讓我再次切身處地從他的角度去感受,對他來說,能夠吃媽媽的奶吃到夠的意義是甚麼?從他的反應,我感覺他很渴望把所獲得的愛和滿足感傳出去。對他來說,「吃母乳」似乎有著比維持生命和建立安全感更深層的意義,是我現階段無法深切明暸的。

我在餵母乳的日子裡,也曾經經歷困難。回想當時的我,在掙扎之中面對造成困難的根源,然後虛心學習、調整。原來我固執到一個地步,是內心沒有出現過折衷的方法,我根本沒有考慮過不自然離乳。從我未懷孕開始,腦海裡已充滿了我順利自然離乳的畫面,我一直相信我可以創造合適的環境條件和平衡的心態,來成就孩子自然離乳。

回顧這五年的奶路歷程,我由疑惑掙扎,逃避不想別人知道我仍在餵母乳,到堅定自在,坦然地承認我餵了五年;我從有壓力的餵奶階段,到創造出身心平衡的餵奶生活,到建立更親密更深層連結的婚姻關係。這當中的學習和自我發現,對於我人生來說極之珍貴。

這是一篇關於自然離乳的堅持、執著、感受和發現的個人經歷,無關乎自然離乳的價值判斷。因為在現今社會的家庭結構下,餵與不餵,是否自然離乳,都需要考量許多因素。堅持若造成犠牲,也不見得是好,而每個媽媽都會從她的經歷中有所學習。正正因為我掙扎過,我更明白在餵母乳路上的任何一個決定,都來得不易。

我想表達的是,自然離乳對於我和孩子來說,是一件非常非常幸福的事,而且完全沒有寵壞孩子等不良問題。關於母親如何在不犠牲的情況下自然離乳,是另一個議題 (下集待續)。我只是覺得,在這年代走自然離乳這條路,若能遇上有共鳴的同路人,實在會感動得痛哭流涕,想衝上前來個擁抱!如今我成為了過來人,希望仍在這條路上的母乳媽媽會在這裡找到共鳴。


9,228 views
Contact
  • Facebook Social Icon
  • YouTube Social  Icon

Name *

Email *

Subject

Messag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