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earch
  • michell

瑟谷精神之接納 -煲水的故事


阿圓生長在一個嚴格的家庭裡。父母要求她品學兼優,拿不到滿分便會捱罵;試過幾次違返父親的意願,被趕出家門。她說,小時候倒杯水,只要滴了一滴水在桌上,都會遭喝罵。

長大後,她搬離父母,輾轉與不同的友人合租地方住,後來暫時租住在一個朋友家裡。

那朋友家有一個設計不良的水煲,容量少,只要水一滾,煲裡的水便會馬上滾瀉出來,一秒緩衝的機會也沒有…. 她每次煲水都緊張得肌肉崩緊,小心翼翼,好怕滾瀉水。問題是,用那水煲煲水就是會滾瀉。

有一次,水又滾瀉了。當她正在慌張地善後時,她那屋主朋友剛好在旁,輕鬆地對她說:「不必那麼緊張,水嚟㗎啫,會乾嘅。」

阿圓覆述屋主朋友這番話時,不禁流下眼淚。她說:「從小在我家裡,沒有人會在我不小心倒瀉一滴水時告訴我「水嚟㗎啫,會乾嘅」。」

我聽到阿圓這故事,是在一次瑟谷教育工作坊裡。那天的主題除了探討瑟谷教育的精神,我們還去覺察自己小時候未被滿足的情感需求,探究這種匱乏感怎樣影響我們現在看待小朋友。阿圓說,原來她一直追尋著「回家」的感覺,她最渴望可回到一個家,爸爸不會趕她走,不會因為她取得低分而打她,會對她說「唔緊要,水嚟㗎啫,會乾嘅」。

小孩最大的渴求,就是能完全被接納,不會因為自己未能達到父母的期望或稍有過失而失去愛。

阿圓在工作坊裡說了一則瑟谷學校裡的故事:

一群在傳統學校品學兼優的學生入讀了瑟谷,他們積極地幫忙,然後在學務會議裡投訴,說有些「壞孩子」整天不做事,坐在那裡發呆。瑟谷創辧人Daniel Greenberg語重心長地回應他們:「那些所謂的壞孩子比你們更暸解瑟谷是怎麼一回事。他們正在思考自己的人生,這就夠他們忙了。你們仍然忙著去討好別人,根本還沒有開始了解自己。」

她說,第一次看到這個回應時極度震憾。

我想,阿圓沒有想過有學校竟然不重視品學兼優這些表面行為,而是去理解學生的內心世界,在乎學生是否了解自己,是否為自己而活。

瑟谷學校裡,孩子不需要成績好,不需表現什麼出眾技能,不需要零犯錯,也會得到尊重和接納。

在那裡,沒有人會因為學生九歲未懂認字而批判,也沒有人會去特別誇讚一個四歲就看懂小說的學生。每個人只是單純地跟隨自己的步伐成長。

在那裡,校規的目的是保障每個人能在學校裡自由自主發展生命的熱情,並為自己承擔責任,而不是為了令權威更能控制學生,塑造學生成為大人想要他們成為的模樣。

在那裡,沒有雙重標準。無論是四歲、十四歲的學生,或是四十四歲的老師,都有權參與修訂校規,有義務遵守校規,並在違規後接受懲罰。

在瑟谷裡,「接納」不是一個口號,而是真真正正每個成員的一種實踐。美國著名心理學家卡爾 ・羅哲斯(Carl Rogers) 說過:「當我能徹底接納自己,我就能改變。」這大概解釋了為什麼瑟谷學校沒有規定課程,沒有要求學生拿A,也沒有提供心理輔導,但學生往往會主動發展興趣,鑽研技巧,自我挑戰。連一些被社會唾棄的「壞孩子」,在家庭支持下,大部分最終會在瑟谷裡找到自己生命的熱情,重拾人生意義,轉化成為貢獻社會的人。

當孩子能真切感受到自己的本然被接納時,內在才會轉化和成長。

阿圓常說,無論是看瑟谷的書,實踐瑟谷精神,或寫有關瑟谷的文章,對她來說都是一種療癒。彷彿在瑟谷精神當中觸碰到自己內在最深處的痛,也填補了最深層的渴求。這次在瑟谷工作坊,她面對那個品學兼優但從不感到被接納的自己。被接納滾瀉水,是多麼的陌生而又觸動。

如今, 阿圓已找到合適的居所,搬離了朋友的家。被接納滾瀉水的經歷,滋養著她去建立自己的家,學習接納自己。


Contact
  • Facebook Social Icon
  • YouTube Social  Icon